坏瓜

【胜出/出胜】Sucker for you

*格式有误,重发

*ooc预警,这里有一只微黑微渣的咔酱和一只痴情的久

*听歌脑洞产物,强行逻辑,单纯爽文

*假虐真甜(?)食用愉快!














绿谷出久喜欢爆豪胜己。

很早就喜欢了。

5岁时,幼儿园上手工课,小小的绿谷小心翼翼地捧着反复练习的千纸鹤,如同捧着自己那份小小的喜欢,鼓足勇气递给那个正百无聊赖玩着剪刀的男孩。

金发小男孩抬了抬眼,随意捻起千纸鹤,在脸前晃了晃,稚气的赤瞳中浮现出讥讽的笑。

“这种女孩子气的幼稚东西,我才不想要呢!”

他漂亮的嘴里毫不留情地吐着伤人的话。掌心迸出零星的火花,把那份小小的喜欢烧得焦黑。

10岁时,绿谷出久怀揣着精心准备了半年的英雄分析笔记,在校门口追上了正与朋友一同说笑的爆豪胜己。

“那个,小胜……”绿谷攥紧笔记,心一横递了出去:

“生日快乐!”

爆豪挑了一下眉。

“喂喂,废久,你该不会是想去我家蹭饭吧?”他恶劣地扬起嘴角,一把抢过绿谷小心捧着的笔记本,呼啦啦地一番到底。

“这都什么啊,区区无个性而已,真把自己当成我的英雄导师了?”爆豪嫌恶地皱起眉,手一扬,笔记本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像断翅的白蝴蝶,扑通一声落进远处的水塘。

“胜己,快点走吧,我都迫不及待想吃阿姨的手工蛋糕了!”他的朋友笑着喊道。

“哦,走了走了。”爆豪回应着,转身丢下木偶般的绿谷,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地谈笑起来,头也不回。

15岁时,绿谷和爆豪被分到一组模拟考。爆豪因为冲动行事险些被废墟砸中,绿谷拼命冲上去,千钧一发之际救下了他。

“没事吧,小胜?”绿谷担忧地问,伸手想拉他起来。

爆豪暴怒,一把甩开他的手:“妈的谁让你帮我了?谁允许你用这种眼神看我了?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吗?这种垃圾我一人就能对付!”

“等等小胜,不要再单独行动了,很危……”

“滚开!”爆豪狂躁地抬手,狠狠甩开想跟上来的绿谷,沉重的金属护臂砸在他毫无防备的脸上。一声闷响,鲜红的血一滴一滴在地上绽开。

20岁时,实习英雄绿谷出久在情人节抱着一束向日葵,忐忑地来到爆豪胜己的实习事务所。时已入夜,整栋楼只有爆豪的工作室亮着灯。绿谷悄悄站在门口,深吸一口气,暗下决心要说出15年来从未出口的话——

“我喜欢你!”

绿谷愣住了。爆豪的工作室里传出女孩的声音。

他小心凑在半掩的门缝处,里面有一位身材娇小的女性背对着他。他认识,那是爆豪的临时助理,是个漂亮可爱的女孩。

爆豪斜倚在桌上,漫不经心地盯着她,面无表情。

突然,那双极具侵略性的眼眸直直地锁定了他的位置。绿谷一惊,刚想躲开,就见他满是恶意地勾起嘴角,直起身一把搂住还在语无伦次的女孩,霸道地把她的话语堵在嘴角。

“唔……”被吻住的女孩惊喜又羞怯地回应着。爆豪强硬地吻着她,充满恶劣与得意的血色眼眸紧盯着绿谷的方向。

啪,金色的向日葵散落一地。绿谷出久踉跄地逃开了,顾不上隐藏脚步声,混沌不堪,狼狈至极。

(向日葵花语:沉默的爱)

25岁时,一直保持单身的职业英雄爆心地应邀参加中秋晚会。作为特邀嘉宾的他被工作人员告知,今晚的特别保留节目是由no.1英雄deku先生亲自出演的。

deku,爆豪的眉毛跳了一下。那家伙,很久没找过他了。

他假装不经意问道:“什么节目?”

“是deku亲自为他恋人献上的歌。”

“恋人?”爆豪愣住了。他从不屑去关注他的动态。“他什么时候有的恋人?”

“哎,您不知道吗?”工作人员露出和他一样讶异的表情。“几个月前就公布了,但不知道对方是谁。大家都在网上讨论是轻灵还是坏理,不过或许是个普通人也说不定。哎,既然是deku先生的恋人,那一定是个十分优秀的女孩啊!”工作人员带着一脸崇拜的表情,自信满满地说了一大串,丝毫没有注意到摇晃着后退近乎站不稳的爆豪。

他离开了。转身向大门快速走去。对身后工作人员疑惑慌张的呼声置若罔闻,对街上惊呼爆心地的路人视而不见。

啊,啊啊。就说那家伙怎么近几个月没联系他,原来是有了恋人啊。

只有他知道,那个deku,no.1英雄,和平的象征,在全民眼中强大无比的大英雄deku,也是那个在他身后卑微地追了那么多年的废久【deku】。

绿谷出久喜欢他,他比谁都心知肚明。他那小心翼翼、卑微廉价的爱,刺激了他的傲慢与恶劣。既然那么早就喜欢着他,那便早就是他的东西了。既然有那么多满了便溢的喜欢,那他如何浪费都毫不可惜。

他曾经是这样想的。爆豪靠在街边的栏杆上,颓然仰起头。

原来没有什么天长地久的追随,也没有什么用之不竭的喜欢。

那个曾经那么那么喜欢他的废久,那个曾经被他伤得千疮百孔的废久,如今也已然与过去别过,不经意间离他那么远了。

咎由自取,自作自受。

他笑了,很苦,很酸,很自嘲。

爆豪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脑内一幕幕回放着他和废久的点点滴滴,对时间的流逝毫无察觉。直至街角的大屏幕上传来主持人与观众激动地呼喊deku的声音。

“今晚的保留节目——由我们的deku先生亲自呈现!!!”

爆豪猛然抬起头,暗淡的红色瞳孔渐渐亮了起来。

屏幕上,帷幕拉开,淡绿色的灯光勾勒出他温柔的轮廓。早已成年的绿谷出久一身挺拔的西装,站在万众瞩目的台上。

该死,怎么现在才发现,那个家伙原来长得这么好看?

绿谷出久微笑着等待观众如雷的掌声与欢呼静下来后,稍吸一口气,温柔绅士地开口:

“今天能站在这个舞台上,把这首歌献给我的恋人,我真的非常高兴。”

“歌名是:《sucker for you(为你痴迷)》。”

欢快又略显忧伤的间奏传出,绿谷出久闭上眼睛,认真地歌唱了起来。嗓音既有特属于他的清脆,流水泠泠一般;又带着青年的沙哑与磁性。忧伤、无奈、碎心、执迷自他口中倾泻流淌,流进每个人的心底。

包括他。爆豪胜己。

“Shut me out,but hold me close
 拒我千里之外 却又拥我入怀   
 
Kinda love it,give me your        
heartache    
这样疯狂的爱 让我倍加心痛

Turn me on, then piss me off

使我蠢蠢欲动 却又让我滚蛋

Kinda loving it, got me addicted

这样挣扎的爱 让我苦不堪言

Oh, you got me addicted

哦你深深地勾引了我

Oh, I don‘t mind

苦痛无法排遣

What you do what you do what you do what do with me baby

宝贝你到底想要我怎样

I’m so down

我如此失落

Do whatever you want me to do

只得满足你心中所求

When you ask me

当你小心翼翼地问我缘由”

绿谷出久深吸一口气,爆发出浓烈且极具感染力的情感,猝不及防地撞进爆豪的内心。

“I don‘t care how many times you breaking my heart

我不在乎你三番五次伤透我的心

I’m just too weak to stay cool

我是如此脆弱 难以保持清醒

Guess I‘m a sucker for you

我想我已经对你着了迷

And I know it’s complicated

尽管我清楚这错综复杂

But I hate being smart

但我不喜欢变得更主动

So all the things that you do

所以你所做的每件小事

Makes me a sucker for you

让我深深痴迷你的一切”

绿谷全心投入在音乐里,周身沾染着淡淡的忧郁,微微蹙起的眉头更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

爆豪胜己呆呆地看着屏幕,从未如此失神。他不知道他唱歌原来这么好听,不知道他唱歌的样子原来这么勾人心魂。

一种难以言喻的热流闪电般流过他的四肢。

以及,他竟对一个人有如此的痴情。

乐曲接近尾声,屏幕上的青年唱得轻盈却饱含深情。

“ I don‘t wanna let go

我不会放手
  
I’m not gonna let go
 
我永不放手
  
Even you hurt me baby
  
宝贝即使你伤害了我
  
So go ahead and hurt me baby
  
那你就继续伤害我吧
  
Take me high to low, low
  
人生跌宕起伏
  
Get me hot and cold, cold
  
爱情忽冷忽热
  
Go ahead and call me crazy
  
继续来吧 我想说我疯了
  
No, I‘m not gonna leave you baby
  
不 我如此爱你
  
Oh oh oh oh, oh oh
  
我如此爱你
  
Oh oh oh oh, oh oh
  
这是我存在的意义
  
Oh oh oh oh, oh oh
  
我如此爱你
  
Guess I’m a sucker for you
  
我想我已经对你着了迷
  
Oh oh oh oh, oh oh
  
我如此爱你
  
Oh oh oh oh, oh oh
  
因此我站在这里
  
Oh oh oh oh, oh oh
  
我如此爱你
  
Guess I‘m a sucker for you
  
我想我已经对你着了迷”

一曲终了,台下沉寂片刻,爆发出如雷的掌声。主持人在喝彩声中大声问出了所有人都想知道答案——

“deku先生,你这首歌是为谁而唱的呢?”

躁动的台下瞬间鸦雀无声,每个人都屏气凝神,竖耳倾听。

包括爆豪胜己。

屏幕上的绿谷出久微微低下头,嘴角扬起一个略带着悲伤与期望的笑容。他抬起头,看像摄影机的方向。

      
【When you ask me
当你小心翼翼地问我缘由】

“他是每一个人都熟识的一位英雄。”

      
【I don‘t care how many times you breaking my heart
我不在乎你三番五次伤透我的心】

“他性格很暴躁,很傲慢,对我的恶行举止近乎让我无法忍受。”

      
【I’m just too weak to stay cool
我是如此脆弱 难以保持清醒】

“但我却心甘情愿地被他伤害,为他心碎,却无论如何都无法从他身边离开。”

       
【Guess I‘m a sucker for you
我想我已经对你着了迷】

“我想我早就无可救药地迷上他了。”

        
【And I know it’s complicated
尽管我清楚这错综复杂】

“我知道,这种爱荒唐无比,疯狂至极,”

        
【But I hate being smart
但我不喜欢变得更主动】

“但我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精明地向他表达。”

        
【So all the things that you do
所以你所做的每件小事】

“所以我只好离他远远的,注视他,关注他,默默地看着他生活中的一切。他是我的恋人,我单恋了20年的恋人。我知道,他现在一定在看着我。”

        
【Makes me a sucker for you
让我深深痴迷你的一切】

“我爱你,小胜。”

透过直播摄影机,绿谷绿色的眸子准确无误地对上了爆豪赤红的瞳孔,温柔与执迷展露无遗。

“小胜,”他笑得像明亮的月光。

“中秋快乐。”

end

注:“我的爱比别人廉价,满了便溢,没什么可惜”出自《昭奚旧草》

强烈安利这首歌!!!!!!!真的很有感染力,超好听!!!!

就是想表达一下超级喜欢这两个打起架来能拆一条街的男孩

刚开始感觉小久是那种很软很怂好欺负的类型,但后来发现他打起架来不要命认起真来强硬到不行(像两次和小胜打架,体育祭时的表现,和轰君打的那场,还有打肌肉男的时候,执照考试的时候),真的是十分帅气的男孩子,不是指长相而是那种做什么都十二分认真努力的气质。

刚看我英时感觉小胜真是除了一张好看的脸以外一无是处,但渐渐发现他是真的很自尊上进,不是逞能,他不要徒有虚名只要实至名归,性格很坦然很直率,想当第一就说出来并去做,面对敌人不屑妥协就连谎都不会撒,而且战斗时头脑冷静,也有很细腻的一面(像对茶茶,轰君,切岛,小久和欧叔)

对他们真是又心疼又喜爱又佩服得五体投地,平哥是神仙啊!

p10看漫画的时候真的以为小胜叫了小久“izuku”,动漫里叫的是“deku”但翻译也是一样的,果然是共通的意译吗⊙▽⊙

挚爱胜出,他们是最棒的男孩!!!

【胜出】迟来的告白

*有小说原句引用

*小久重伤,虐预警

*爆豪自述

*轻度剧透,慎入

*食用愉快!






轰、饭田、丽日三人沉默地坐在绿谷出久的病房里,心电仪缓慢地响,空气中满是消毒水的味道。

门“咔嚓”一声响,爆豪走了进来,无视身旁的三人,径直走向病床上的人。

废久。

“都出去。”他声音沙哑,听不出情绪。

饭田刚想要说什么,轰摁住他的肩膀,摇了摇头。三人缓缓退出病房。

门关上的前一刻,丽日望了爆豪一眼,只觉得短短两天,那个张扬跋扈的少年好像失去了一切,只剩下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

那天他们出任务,爆豪和切岛一组,绿谷和轰一组。途中绿谷和轰遇到危险,救援赶到的时候,现场只剩下眼神空洞的轰,颤抖地抱着满身是血的绿谷。

当医生告知绿谷可能就此再也无法醒来时,爆豪像发了疯一般,怒吼着扑向木偶般僵直的轰,狠狠地把他摔到墙上,一拳打出了血,背后的墙上撞出网状的裂痕。

饭田和切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拉开,他像一个愤怒的孩子,拼命甩动着四肢,咆哮声撕心裂肺,黑色面罩下泪水滚滚涌出。

现在,他没了开始震惊、愤怒、狂躁、悲伤,那单薄颓然的背影中,剩下的只有深深的疲惫。

爆豪低头,注视着病床上的绿谷,凌乱的刘海遮住了眼。许久,他拉了把椅子坐了下来。

“喂,废久,我来看你了。”

“你怎么样了?”

“……我就想单独和你说说话。”

“你还记得吗,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躲在你妈的身后偷偷看我。我注意到了,瞪了你一眼,你却朝我笑。”

“或许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不对劲了。”

“我那时没朋友,只有你一个天天粘在我身后小胜小胜的叫,我真是烦死你了。天天都叫你别跟着我。但没用,你总会被我凶过之后眼泪汪汪地再靠过来。”

“我就是一直拿你没办法。”

“那时候不管我做什么,你都一脸崇拜地说小胜好厉害,我最喜欢小胜了。然后我总是回答,哦,是吗,我可是最讨厌你了。”

“后来有了别的跟班,那几个小子总想着欺负你。我警告他们离你远点,你只有我能欺负。”

“后来我知道你是无个性,看你那蔫不拉撒的样子,其实怪难受的。但我不想让你觉得我关心你或者同情你,所以变本加厉地欺负你。”

“其实我一直很想对你说,无个性怎么了,不能成为英雄怎么了,等老子将来超越了欧尔麦特,全世界都没人敢欺负你。”

“但我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发生了淤泥怪那件事。我当时快被闷窒息了,眼前全是围观的,没有一个上来帮我。”

“我当时怕了。”

“然后你就冲出来了。”

“那一刻我还真以为是哪个英雄从天而降,再一看,却发现是你,一脸吓尿的表情喊着小胜我来救你了。”

“我还没做成你的英雄,反倒是让你做了回英雄。”

“我气极了,气自己太弱还要你救。妈的我就是死也得考上雄英。”

“我考上了,结果你也考上了。”

“看到你的力量,我开始不安。你在我看不见的地方,一步一步脱离了我的保护区,一步一步超越了我。”

“我愤怒得发疯,你凭什么?你只用做个一直崇拜我被我保护的废久就行了,凭什么超过我?”

“你比我强了,我还怎么做你的英雄?”

“我一直拼命训练,拼命变强,对身边的人不管不问。你倒好,新交了那么多朋友。”

“四眼,丽日,阴阳脸,一个个都是跟你一样难对付的让人不爽的家伙。真是的,你身边倒净是这些人。”

“我就眼看着你一步步走在我前面,和我距离越来越远。”

“后来我知道你和欧尔麦特的关系,很震惊。我找你打架,你却输了。”

“为什么啊,你都已经得到了他的认可,把我甩得老远了,为什么还输了啊?”

“你说你迟早会把他的力量变成你自己的,我挣扎了好久,接受了。接受了你要和我并肩的事实。”

“从那以后我也决定了,要和你一起成为英雄。但还是要做比你强的英雄。”

“我曾想过无数次,到那一天,我就要对你说,喂,废久,跟老子在一起吧。”

“很多年过来了,我想也差不多了,所以准备了这个。”

“这个戒指你肯定很喜欢,因为那次路过橱窗时你趴着看了好久,是欧尔麦特纪念专款的。你当时感叹,以后结婚就要用这个戒指。所以我买了。”

“这次出战前,我假装毫不在乎的样子,找你说,喂,废久,回来我有话要跟你说,你笑着说,好。”

“本来打算这次回来就把戒指给你的,但你却成这副鬼样子了。”

爆豪说着说着,眼泪不受控制地落下。病床上的一动不动的绿谷,眼角也慢慢濡湿了,晶莹的泪水缓缓滑落。

“喂,废久,你听得见吧?”爆豪伸手抹了一把眼泪,攥住了绿谷布满疤痕的手,将戒指轻轻扣在他的无名指上。

喂,出久,你知道吗,以前我说讨厌你的时候,其实在想,这样对待你是讨厌你,等将来我忍不住,对你好些的时候,你就不会再怕我。这样在你看来,我只不过是从讨厌你,变成喜欢你罢了。

而不是,从深深喜欢你,再到深深爱你。

“我喜欢你,废久。我喜欢你啊,从一开始就是,一直都是。”

泣不成声。

end

注:“我以前说讨厌你的时候……”出自书海苍生的《昭奚旧草》,有改动
觉得这段话挺适合胜出的
还有这本书超好看!!!